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22世纪小品三则】
【22世纪小品三则】
字数:70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2世纪初期,因为人类基因科学的滥用,一种病毒袭击了人类,女性一旦与男性性交后,十天后病毒就会产生于女子体内,携带病毒者自身没事,而其周围人群却会大量死亡,这是一种几乎将人类灭绝的疾病,后来科学家发现唯一女性在性交后唯一能阻止这种病毒产生的办法是在病毒产生前将她首级斩下。这样一来,人类丧失了天生的繁殖手段,只能通过试管婴儿及克隆来延续生命。而法律强制规定,每周一必须对成年女子进行休检,发现有与男子发生关系者,立斩,女子出门必须携带本周体检合格证,若盘查发现未携带者,且在当时因条件限制无法证明其合格者,巡警有权先斩后奏,用其首级号令,而如有为爱情献出生命者,应事先提出申请,或者在事后自首。被处斩女子可选择被斩方式以及行刑人员。不过行刑后其人头应当提供给相关部门验讫。

  自法律制订后,很少有女子,尤其是美女,不愿意仅靠一些自慰的工具及机器人解决自己自的生理需要,而是选择在自己最美丽的时候走上断头台,因女子寿命短,医院里培养的女婴数量比男婴数量要多得多,最后反而形成女多男少的局面。而大多家庭为单亲家庭,少部分双亲家庭中的父母双方并没有感情,也没有住到一起,他们之间仅仅是因为捐出的精子和卵子恰好被选到一起而产生了孩子,从而才产生了联系。

               【篇一】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我精神不由为之一振,因为这节课是数学课,又可以见到美丽的赖莹老师了,也许,对美女如云的平国一中(下简称平中)来说,她不算最美,但是三十岁的她身上自然流露出一股成熟的气质,她略有丰满的体态婀娜动人,一头瀑布一般的乌黑长发,桃腮一样的脸蛋,大眼睛在讲课时常常左右顾盼,这一切都令我着迷,我知道不光是我,好多男生也很喜欢她,好多女生不自觉的模仿她的举止及穿衣打扮等,但是在我看来却少了那股成熟女人的气质,反而不沦不类。

  美女老师的课时间过得就是快,转眼就放学了,我故意磨蹭了一下,好多看看美丽的莹莹老师,转眼间人都走空了,这时候老师看了我一眼问:小立,吃过晚饭有没有什么事,要是没事八点到我家里一下,数学竞赛要开始了,我给你辅导辅导。我受宠若惊,连声说晚上没事。

  为引起美丽老师的注意,我数学可是下了苦功的,所以才有机会去参加竞赛。晚上,在老师家里,我从书包里掏出书,等老师的辅导。老师坐在我对面,倒没先讲学习的事,她还是今天在教室上课的打扮:黑白格子的冬裙配上一件相同布料的短外套。这套衣服好像是崭新的呀!

  「小立今年多大了呀?」

  「快十七了」

  「哦,快成年了,长得挺帅呢」

  听着老师的夸奖,我有些不好意思,脸都红了,低下了头。不过老师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

  「你说,老师长得漂亮吗?」她盯着我问,顺手兜了一下我的下巴。

  我更慌张了,不过,看着她的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那么,有没有暗恋过老师呀?」

  她隔着桌子,伸过美丽的头颅,重重的吻在我的嘴唇上,我又惊又喜,感觉到裤子里的东西起了变化,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己经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身体紧紧贴在一块。穿着高跟鞋的老师比我还高呢,我得仰着头,她的手己经伸进我裤子内,我也毫不示弱的把手伸进她衣服,没想到外面穿得整整齐齐的她里面内衣都没有一件,直接就是光滑的肉体,把手往下摸,下边也一样,我把老师脱个精光,她的一对巨乳骄傲的挺立着,大大的屁股让我热血沸,我把她抱起来,走进卧室,放到床上,骑了上去……

  第二天晚上,我没等天黑就跑到老师家里,用她昨晚给我的房门钥匙打开了她家的门,不过今天似乎来早了,她还没回来呢,我就坐在客厅里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听到门锁里传来开门声,我躲在门后,等她开门进来后从后边搂住她,双手就抓住老师两个硕大的乳房,她低声惊叫一声,说先关门,今天莹莹老师换了身火红色的衣服,更显艳丽了。老师家里整个一个小型的时装市场,我昨晚就参观过,所以她天天换新衣也不觉得奇怪。

  「哇,老师,你好骚呀,今天出去就没穿内衣呀」我惊呼一声,因为手刚伸进衣服就抓到她两个光滑的咪咪。她回头瞪了我一眼,要是以前我会害怕她生气的样子,不过今天她故作生气的样子却反而更撩人,我使劲把她扳倒在沙发上……

  事后,莹莹老师对着大立镜梳着被我弄乱的头发,我躺在沙发上从背后欣赏着她美丽的胴体。她回头一笑:

  「老师的首级漂亮吗?」

  「漂亮」

  我不加思索脱口而出,不过「首级」一词让我觉得有点别扭,总觉得怪怪的,我还没反应过来。

  「哦」,她凑近我身边,摆弄着我那东西,说:「那要是让你把老师的首级斩下来你敢吗」。

  我吓得连连摆手说不,要知道,我连只鸡都不敢杀呀。

  老师仿佛料到我会这么说,只是微微一笑,说:「周二老师就要人头落地了,到时你会来看吗」。

  这个时候,天真的我才想起来我所作的事会造成的后果。

  「老师,你不能死,你快逃走吧,要不我们俩一起私奔吧」私奔这个词是我从上个世纪的小说中看来的。

  「傻子,能逃到哪去呀,我们的事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对你可不好,对老师就无所谓了。」她又用手拢了拢瀑布一般的长发,样子很是凄美。

  「莹莹」,我声音都哽咽了。

  「到时,一定要来看老师被杀头,好吗?」边说她一边用手掌作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看看老师的血能喷多远,不过,可别吓得尿裤子哟」。

  我点点头,她递给我一个小瓶子。

  「等示众完了,可以找刽子手要我的首级,然后,用这个药水在老师的断颈上滴一点就可以了,老师的首级就可以美丽长驻了,你会好好珍藏老师的首级吗?」
  我手捧住她那颗惊艳的头颅,不顾一切的吻了下去:「老师,你上断头台时能穿昨天那套衣服吗,那是你最美的打扮?」

  「嗯,我也觉得那套黑白格子装很美,要是不穿内衣内裤是不是更性感。」
  周二。刑场设在本镇的菜市场,我以前从没看过行刑,没想到有那么多人观看,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挤到第一排,旁边还有人提醒我:「那么近小心被血喷到,上次有个女的,血喷了近三米远……」

  我没理这个唾沫横飞的家伙,不过他马上住嘴了,一幅色迷迷的样子盯着台上。一列美女被押了上来,我数了下,共7个。老师在她们当中本来个子最高,再加上高跟鞋,更显得鹤立鸡群,她果然是那天那身打扮,不过本来瀑布般披着的长发在脑后被束成马尾,使她的脖子显得更修长白皙,脸蛋更圆润。她们都被五花大绑着,拖到台前。莹莹老师脸上竟然还带着眼镜呢。她们整整齐齐的跪在台前,前倾着身子,伸长脖子。每位美女头颅下方放了一个首级筐,刽子手举刀的时候,老师稍微侧了一下头,冲着我微微一笑。

  「斩」

  一声令下。一片刀光闪过。七具无头身体脖子上的血喷得老高老远,老师的身体在人头滚落后猛的挺起来向后一仰,血喷起足有两米高,喷了身后的刽子手一身。六颗人头齐声落入首级筐内,那样子感觉就像兰球准确投入兰框的情形,可能是因为下刀时侧了一下头的原因,老师美丽的首级在筐边缘砸了一下,没能入框,弹了起来,落到我脚下,微笑还留在她脸上,刽子手刀法不错,眼镜还留在她鼻梁上,她的大眼睛咕碌的一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已无头的身体。这时,刽子手才骂骂咧咧的下来抓住她的长发,提起她的人头,和其他六颗一起,挂在台前的高竿上示众。

               【篇二】

  我是一名巡查人员,我知道,虽然他们更愿意用男的,可是这年头女多男少,所以我便得与混进巡查队伍,拿到一份不低的收入。每天,我都在我们这个小队所管的这个区域交通要道巡逻,查看路过女子们的检验合格证,虽然人们对我们这行的态度不太好,可是,我们的工作也是为了社会的安宁嘛。从男同事和周围男人的目光中,我知道我长得应该不难看吧,如果不谦虚点说的话,应该算是一个美女了。可是,对于我肩上这颗美人头,我可是爱护有加的,我可不想它有天被人咔嚓的砍下来,所以,我离那些臭男人们是越远越好,对男人可不能动真心呀,我经常警告自已。

  我们这座城市上有好几个有名的夜总会,我是那儿的常客,周未又快到了,我每次周未会偷偷光顾那里。我边巡逻边想着。那儿有好多机器性慰服务,据说和真正的男人效果差不多,当然,真正的男人滋味怎么样我可没试过,要是试过,早成了断头台上的无头鬼了。据说有家夜总会最近推出一种服务,用驴子来代替机器,驴子那个东西应该会很长吧,我想着,脸上都发烧了,这周未要不要去看看,有机会的话试试最好了,我走神的想着。

  「小美,下班时间马上到了,你还在那瞎晃什么」

  队长在喊我呢,我赶紧收回思绪,走上前去。在交通要道上,我们设了个关卡,下班归来的女性得出示她们本周的体验合格证。我们很礼貌的执行着我们的任务,关卡上也不是很拥挤,每个人也就耽误个30秒时间,我快速的查看着她们的证件,然后让她们通过。

  「小姐,请出示您的证件」,面前的漂亮女孩好像忘了出示证件了,我友好的提醒道,她好像神色有些紧张呀,说「我好像忘带了。」然后在包里翻着。她一副职业女性的打扮,好像是一位高级白领呀,大约二十出头,身着考究的套装,长发在头上盘好,显得特别精神,白皙的脸庞很是斯文。

  「请你快点好吗」,她身后的人有些不耐烦了,她好像更慌张了,向边上闪了闪。她后边的人想插队插上来,我和队长连忙阻止,正在这时,边上的同事突然惊叫一声,原来刚才那女子突然发力狂奔,已经向后跑出10多米。

  「小美,追,余下的人,继续唯持秩序」

  队长马上果断下令,我已经箭一般冲出。女孩冲出50多米了,她修长的双腿可不光长得漂亮,还挺管用的,我急切间竟然追之不上。这可是队长让我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呀,可不能跑丢了,我一咬牙,速度加快追了上去。

  漂亮女孩已经跑到了一条巷子边,糟了,要是让她进去,那可能我就会跟丢了,我离她只有不到两米,可是怎么也追不上了。没想那么多,我抽出随身带的弯刀,这种弯刀我只在警校练习时用过,刀身成弧形,和一张纸一样薄,但是,合金制成的刀身却重达5公斤,刀身锋利得可以砍毛断发。

  「站住」

  我喘着气大喊,可是她可没站住的意思。她气也喘得很历害,可是,我和她之间的距离正在拉远。我举刀挥着,然后一松手,弯刀化作一个旋转的圆盘,飞了出去,掠过她那细皮嫩肉的脖子。我不由得呆了一下,她似乎没事,仍在跑着,我的刀已经咣的掉在地上了,但跑了5,6步之后,她的人头突然一歪,咕碌碌的从肩上滚下来,掉到地上,无头的身子脖子上刷的喷出一道血箭,足有3米高,身子仍向前又跑了5米左右,才扑通的一声倒在路过,无力的抽搐着,她那迷人的脑袋滴溜溜的在光洁的路面上滚动了好久,才停在我面前,我失声惊叫一声,她的人头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还一张一合的像是在说什么,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她的人头,又看前面还在挣扎的无头身体,她的无头身体胸脯还一起一伏的,血已经喷得差不多了,脖子上竟然还冒着血泡。

               【篇三】

  「赵,明天我们去看斩首吧」,接到黄柳萍的电话,她劈头就说。

  「哦,又有人要上断头台啦?」我兴奋的问,「谁呀,认识吗?」

  「嘿嘿,我公司新来的一个高管,一来就大言不惭说自已是本公司第一美女,哈哈,不过明天就成了无头美女了」,柳萍的声音里透着得意。

  「你是不是使了什么坏?」我问道。

  「当然,我把她的体验合格证给换成个假的了,能不杀头吗」

  她好像不知道什么叫草菅人命吧。

  「晕,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了。

  「明天中午,老地方哈」

  她挂了电话。柳萍是一个广告公司的高管,年龄26岁,显得成熟又性感,再加上自已的高收入,打扮也很时尚,常给人自惭形秽的感觉。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机械设计师,按道理,这样的美女我是高攀不上的,之所以认识她是因为我和她有共同的爱好:喜欢看斩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看美女被斩首,而生在这样的时代是我的幸运。还记得第一次偶然路过断头台看到行刑的场面。当时看到一位女子被五花大绑的捆在台子上时,我有一种兴奋又紧张的感觉,当看到刽子手举起大刀,我吓得几乎要尖叫,不敢去看,可是当转过头看见那女子的人头在地上滚动的时候,我发现自已冲动得都要射了。从此我知道自已喜欢看这种场面,所以常常留意电视或网络中的新闻,一有女子要被斩,我就去观看,不过经常躲在角落里,因为怕有熟人认出来骂我变态。不过,每次看行刑的时候,我总会遇见一穿风衣带墨镜的女子,开着她的宝马带着相机像是不经意的路过刑场。她就是黄柳萍。有几次,我们都会站在同一个地方观看,因为那正好是最佳视角嘛。有时碰上的时候,我们会互相点头算是打个招呼,我也猜到她和我有同样的爱好吧。

  终于有一次观看完一场大规模的斩首示众,我正待转身离去,身后有人在叫我:「HI,帅哥,去哪,何不搭我个顺风车」。

  坐在她的宝马上时,我们沉默了一会,她先开的口:「你喜欢看斩首对吗?」
  我点点头,她说自已也一样。我用眼睛余光看着她,这样一个美女,竟然也喜欢这样血腥的场面。

  「你不觉得吓人吗」,我试探的问道。

  「开始觉得,但是后来越来越觉得美人的首级滚落的瞬间真是艺术呀」,她给我她的相机,里面是她记录的很多精彩场面。后来就这样慢慢的熟悉了,我们经常约好一起去看美女上断头台的场面。有的美女上去之前有失禁的,有人故作镇静的,有的耍赖的……

  我们指指点点,看得津津有味,就像看电影,两个人看比一个人看要有味道多了。看完有时我们一起找家咖啡厅,回味一下刚才的精彩。柳萍常在此时发表一些让我惊讶的评论。例如:

  「刚才那个女的看身材好像是模特呀,不过一点不会着装,应该穿无领或者低领的礼服,露出脖子,好让刽子手下刀……」

  我心想别人就要人头落地了哪还有心情去考虑如何让刽子手方便点吗。
  「今天这个小妹妹好像是中学生呀,不过视死如归的气质让人叹服,一上去就主动伸长脖子,不像有些人,吓得跟什么似的。」

  「今天这样女的会选发型,头发扎成这样的冲天辫子,正好在脑袋掉后当把手拎。」

  「今天这个女的怎么这样,死就死了,还使劲哭,你注意没,她的头被挂起来示众时还在哭呢。我最讨厌这种没有出息的人了。」

  「你知道吗,今天这个被斩的是我的一个邻居,我们很熟呢,刚才我故意跑到前排被她看见,她仿佛有点不好意思,觉得丢人呢,哈哈,我发现认识的人被斩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我觉得中国的斩首方式太落后了,人家国外都机械化了,我们还停留在人斩阶段」,她为此愤愤不平。

  约好的第二天,上午我准备十点多的时候找机会溜掉,不过很不幸的是,今天主任来查岗,我焦急的边偷偷看着主任边看表,好不容易等他走了,我才找机会溜出办公室。

  「晚了晚了」,我心想,边打车直奔刑场。柳萍会不会因此生气呢,我心里忐忑不安的想。赶到了地点,果然不出所料,早就结束了,我失望的看着工作人员清理台子,一具无头女尸被两个人抬下来,血还在从她脖子被切断处冒出来,那具无头尸身材匀称,胸部高耸,一身西装短裙的打扮,雪白的衬衣领子被血染红了一片,虽已失去头颅,但是身上的衣服除脖子外,其他部分却笔挺整洁,显示出她高贵的品味。这大概就是柳萍那倒霉的同事吧。

  我失望的往回走着,身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嘿,你可错过了好戏了!」我一回头,果然是柳萍,她今天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双手分别提着DV和一个鼓鼓的袋子。我说嗯,没赶上看你同事的表演呀,很遗憾。她说上车吧,边打开车门。开了车后,她递给我DV,我打开看了起来。

  「你说她漂亮还是我漂亮」,柳萍问。

  「你拍的角度不太好呀,看不清」,我说。她笑了笑没说。

  这一次她没去我们往常去的咖啡厅,而是驱车到了一座楼下,带我进了一所房子。

  「这是我家」,她介绍着。

  我在客厅喝着她倒的咖啡,边打量着她的别致整洁的屋子,她进了厨房,不知忙什么去了。过了一会,她端着个盘子出来了,盘子上还盖着个盖子。

  「让你久等了」,她说,把盘子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

  「我现在还不饿呀」,我说,随手掀开盖子,「哎呀」,我失声叫了出来,她则得意的看着我。

  盘子里,赫然是一颗美女人头,美丽的大眼睛正瞪着我,人头还栩栩如生,微张的樱桃小嘴好像正要惊呼出声来。美人头除了脖子断口处外,其余地方被拭擦得干干净净,再没血迹,美女乌油油的头发梳得一丝不拘的盘在头顶上,光洁的额头,细长的眉毛,高高的鼻梁,真是美极了。更令人吃惊的是,我知道这个美女,因为我多次在电视广告上看到过她拍的广告,她还曾经一度是我的梦中情人呢。不过呢,现在终于有机会这么近距离欣赏她了,不,应该说是她的首级。我现在才知道刚才柳萍手里拎着的袋子里是什么东西。

  「刚才看不清,现在看清了吧。看你,见到美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她叫周鸥,你可能看过她拍的广告吧,你说,她漂亮还是我漂亮,我可是花了好多钱贿赂刽子手才拿到的呢」,柳萍调皮的把头伸到茶几上。

  「不好比照,最好是把你的人头也斩下来就能知道谁漂亮一些了。」我故意气她。「她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呢」,我又说道。

  「哦,那真不好意思,害你梦中情人掉了脑袋,你会生我的气吗?」她装模作样的问。不过,看着她美丽可爱的样子,我真没法生气了。

  「对了,你……有没有想像过我上断头台的样子呢,是不是也很美,我有时边看镜子边想像自已被斩的样子,可惜不敢去实践一下呀」,柳萍边玩着盘子中的美人头边问道。

  「当然,你的首级斩下一定很美」,我也不客气的说,边欣赏着柳萍美丽的头颅和她修长的脖子,脑子里想像着她被一刀两段是什么样子。

  「哈哈,要想取我首级也可以,不过我想要你亲自动手,最好能让我在高潮时人头落地」,她边对着客厅中的大衣镜整理着头发边说。

  「那你等着吧」,我回答道。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