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奴隶之路】(01)【作者:阳东良】
【奴隶之路】(01)【作者:阳东良】
字数:47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奴隶涅磐(一)

  我是个命苦的孩子,早在高中时,父母在一次煤气中毒中双亡……祗留下我孤身一人。当这惨绝人寰的灾难袭来时,我竟然没显出应有的悲伤,大概是痛神经已经麻木了,夜晚我的手淫急剧频繁起来,借以慰寄失落的灵。高中的後三年,我并没有如亲友和老师所期望的那样奋发进取,功课反而不断下降。终于我没能考上大学,于是来到广州打工。

  经过几番周折,我在电视台谋得了一份工作,工资不高,但也能过养活自己。终于一天,有好运降临我头上,原来是一位台湾的女歌星来演出,而我被指派做她的接待人员和临时随从。这女歌星名叫范晓萱,在港台和大陆十分走红,长得又十分漂亮青春,对于我这个几乎没接触过女孩的人来说,简直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范晓萱在怠屏上的靓丽和清纯迷到了所有的人,但在现实生活中,她却总是有高高在上的姿态,像骄傲的孔雀,说话总是指使人,叫身边的人围著她献殷勤。尤其对我,她总是不屑一顾,让我干这干那,从不说一句「谢谢」或「辛苦了」。我自从失去爹娘,最受不得别人瞧不起,尤其不能容忍被这么一个小美人瞧不起,于是我也开始在态度上和她作对。显然,她感到了我的强硬态度。

  有一天,她拍片回来,在她的屋子里叫我进来,我以为她要喝水,便端著水进去。

  「你到哪里去了,叫这么半天也不答应?」

  「我就在附近……」

  「把杯子放下……我不要喝水!」我知道她又发小姐脾气了。

  「过来!给我把凉鞋脱了。」

  「甚么!我不是你的仆人……要脱你自己脱!」

  「好的,如果你不听我的话那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以後也别再来了……」
  我知道她这一赶我走,我的工作准泡汤了。我怎么能争得过人家红歌星呢?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一咬牙,屈膝跪倒在她面前,替她脱鞋。她坐在沙发上,脚轻轻晃著,明亮的眼睛闪著得意的笑意,老天,她这样子太美了,我立刻自惭形秽,不敢直视她的脸。我给她解开鞋带,她的脚在大热天下发著汗,雪白的脚沾著脏迹,我发现她的脚趾修长而丰满,脚弓比其他部位下凹很多,不由得我下面硬了起来。

  这时范晓萱突然让我站起来,我不愿站起来,因为我坚硬的阴茎在薄薄的裤子下面根本没法掩藏。

  「你站起来。」她很严肃的样子我站了起来,她看到了我直挺的东西,突然的她一支手抓住了我的命根子。虽然很痛,但她的抓使我几乎忍不住要射了出来……

  她满脸通红:「你这个变态,他们都说你老实,其实你是个变态!」

  「对不起,我……」

  她松了手,说:「我不要一个变态在我身边……你真让我恶心。给我出去!」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你……小姐,请你别赶我走。我愿意做任何事,祗是别赶我走……」

  她一开始不理睬我,後来她夷地看著我一遍一遍地求她。

  「好吧,你先给我跪下!」我赶紧跪下。

  「你说你为了让我留你,会做我说的任何事情,可我不相信你。」

  「我会的,我发誓,我很不容易才找了这个工作。」

  「你受不了我的,你还是走吧!」

  「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实在不能失去这个工作啊,小姐!」

  范晓萱点点头,「好的,我信任你……那么我要你现在把我的鞋底舔乾净。」
  我没料到她竟让我干这种事。那鞋底又脏又恶心,可我却不由自主地弯下头舔她的鞋底。我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但旧已养成的麻木的习惯使我盲目地继续著这项艰苦的工作。

  我舔完两支鞋底後,她命我去把牙刷乾净,嘴漱乾净,然後再跪回到她脚底。
  她蹬掉一支凉鞋,把光脚伸到我面前,「现在把我的脚舔乾净。」

  当我花了半个小时舔完她的脚,我的嘴里全是她脚上的脏迹,的脚汗,和脚趾间粘粘的脚垢,我的嘴乾燥极了。

  「我能喝点水么?小姐?」

  「我脚上的臭汗还没让你解渴么?」她笑著说。

  「没有……」我红著脸摇头。

  「真的吗?」她突然抓住我的头发一拉,我的脸仰了起来,「张开……」她看著我的嘴。

  我不知她要干甚么,怀著恐惧张开嘴,她咳咳喉咙,吐出一大团痰来,吐到我嘴里,我恶心得要想把嘴闭上,可是,我却没法控制自己的嘴,在那一霎那间,我的嘴竟然张得更大了。

  她不停地往我嘴里吐著痰和口水,直到我的嘴里快满了。

  「喝吧。」她轻蔑地看著我。

  我喝下满嘴的口水,这时我的阴茎却极度充血,我自己没法相信在她这么的侮辱下我不但忍受了,而且还感到了如此强烈的性的刺激。

  「你真是个变态………」她也看到了我的反应。她掏出了一根绳子,把我的阴茎从根部捆的紧紧的。

  「这样,你就不会弄脏我这里了。」她说,既然我想留下,那今天就不许我走了,命令我躺在洗手间的浴缸里睡觉。

  第二天早晨,我迷迷糊忽地醒来,看到了范晓萱。她就站在我面前,甚么都没穿,我的阴茎立刻挺了起来。

  「早上好……」她偏著头看著我说。

  「我尿快憋不住了,我可以撒在便桶里,或者撒在你的嘴里,你说怎么办?」
  她竟然让我做她的马桶,我被她这「天真无邪」的话激得阴茎膨胀得几乎到了极限,那拴在根部的绳子勒进了肉里。她在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我的理智让我拒绝她,而我的阴茎却控制了我的全身。

  我用颤抖的话说:「小姐……你撒在我嘴里吧……」

  她依然偏著头看著我,「不过如果这一次你要做我的尿壶的话,以後也得做。我晚上就不用下床上厕所了,就尿在你嘴里。你真的会答应么?」

  「我会的,我答应。」

  她站在我脸上,从身後取出了一个漏斗,塞在我嘴里。然後她蹲在漏斗上,两支脚就放在我脸旁边。

  「你喜欢喝尿就给你……」她笑著,撒了一泡又多又热的尿液在漏斗里,顺著流到我嘴里,她尿完後站起来看著我继续慢慢地喝光漏斗里的尿。我喝完後,抬头看见她的笑脸,她知道她完全控制了我,我从此不能拒绝任何她的要求了。因此她很得意。她转过身来,把我嘴里的漏斗取下来,再次蹲到我脸上。

  「亲亲我的屁股!」白嫩结实的大屁股在我脸上蠕动著。我开始亲她的屁股,我的嘴温柔而热烈,我坠入到一种眩晕的快乐境地。这时她的手指伸到後面轻轻揉著她肛门边缘,「亲我这里……」她命令。我的嘴开始探索脸前褐色的屁眼儿,那感觉像是在吻一个女人的嘴,我悲哀地想到我初吻的对象竟然是范晓萱的屁眼儿。

  与此同时,被虐的快乐如提壶灌顶一样流过我的全身。我再一次在耻辱中失去自我。范晓萱的屁股渐渐地把我的舌头吞的越来越深,她的喉咙也发出呻吟。突然我感到她的屁股里有个东西把我的舌头往外顶,我急忙要缩回舌头想把头从她的屁股下摆脱出来,这时她的屁股把全身的重量坐到了我脸上,她的手猛地捏著我的阴茎,我的脸和我的下体同时一阵的刺痛。

  「你别想逃!」她说。

  我的舌头祗得从新进入她的屁眼儿,感觉到了那东西正向外面挤。她从肩膀上回过头看著我充满恐惧的眼睛,格格笑著。

  她的屎撅子进入了我的嘴里,头部直到我的嗓子眼,然後後面的部分挤满了我的口腔。我一方面感到恶心,一方面看著她白嫩的脖子,後背和屁股,我的各种感觉在体内像同时短路一样迸发著。

  「嗯……,我昨天吃的比萨 ……」她娇滴滴的声音自言自语著。

  接著,一滩更希的热屎喷射而出,我的脸上,脖子,眼睛,耳朵,全沾满了。
  范晓萱兴奋的跳著起来,从外面拿著摄像机,开始给我摄像。

  「你这个吃屎的奴隶,还不快吃你的早餐?」现在她的每一句话对我来说都是圣旨,我开始吃嘴里的,脸上的大便。她录下了我的每一点举动。

  她一边录相,一边用手捏著 子,一副小姑娘的顽皮神态,「喂,我的比萨 好吃么?干吗皱褶眉头,我要你高高兴兴地吃!」

  天啊,我难道真是做奴隶的命?我竟然开始对她的大便的味道习惯起来,装作喜爱的样子,吃完嘴里的,又尽量舔乾净嘴边的,脸上的。

  「好了,给我把浴池洗乾净!我还要洗澡呢!把地上的舔乾净……」

  我像狗一样把地上的,浴缸上的斑点都舔进嘴里。我的脸上,头发上的大便开始变乾,我急著想把他们拭掉,可是没有她的命令,我不敢乱动。

  「现在你要像狗一样爬出我的门,到外面的洗手间把自己清理乾净,尤其是要把你的牙和舌头洗十遍,如果有一点味道的话,就不要再来见我。」

  我祗得像狗一样爬出她的房间,这时她突然想到甚么,叫我站住。

  「你见到任何人,都要说你是我的私人马桶。知道么?现在爬出去,一小时候再回来!」

  这时范晓萱的化妆师来了,我的脸在耻辱下滚烫,不敢抬头。

  「喂,怎么这么没礼貌?干吗不打招嘌?」范晓萱用脚猛踢了我一下。
  我祗得抬头看著化妆师错谔的脸,「早上好!我是范晓萱小姐的私人马桶。」
  化妆师愣了半天,然後她爆发出一阵大笑,听得出她确实像见到外星人一样高兴。好不容易她停了笑,说:「嗯,不过你做范小姐的马桶还得多练习欧……你看你洒的满脸都是。」

  「没关系,我相信他比狗要聪明一点点,很快他就会学会的。」范晓萱笑著说。

  我爬出房间,爬到楼梯,保安人员看到我,叫道:「喂,干吗的?」

  「我是范晓萱小姐的私人马桶。」我压低声音,完全没有一点自尊地说。这时周围发出了一阵哈哈大笑。

  一个人跳了出来说:「喂,这不是小李么,她怎么把你弄成这样子了?她威胁你这么干的么?这不是在台湾,是违法的!你干么不说话?你不恶心么?告你们老板,别给她干这差役,喂,小李,你倒是说话呀!」

  我慢慢抬起头,那是我们电视台的一个女孩子。我不敢看著她的眼睛,慢慢地说:「我是范晓萱小姐的私人马桶。」

  我不顾周围的反映,爬到洗手间。开始洗刷我的脸,可是我的耻辱和下贱却永远也洗刷不掉了。我看著镜子里的自己,开始因为自己的命运和懦弱而哭泣,眼前浮起了父母生前慈爱的眼神。

  眼泪从沾满了范晓萱排泄物的脸上流在我的唇上,我用舌头舔著我的泪水,又一次地在泪水中品尝范晓宣的大便。我集中精神洗我的脸,可不管我怎么洗,都洗不掉那污秽的感觉。我按照她的指示一遍又一遍地刷牙。

  当我乾净後,我回到范晓萱的房间,她已经化妆完了。其实她的天生的美丽根本不 要怎么刻意的化妆。她看到我嘻嘻地说:「嗯,你乾净後看上去也是个帅哥耶。」我脸一红,这是她第一次夸我。

  「你以後不能再叫我小姐,必须换一种称呼。你自己想一种方式,要让我觉得开心。」她坐在化妆凳上,穿著淡紫色睡衣,像才出浴的贵妃,我不由地爬到她脚前,用下贱的语调说道:「女主人,您最卑下的奴隶听从您的吩咐……我愿意做您吩咐的任何事情。」

  她开心地笑著:「好的,以後要看你的表现是不是像你所说的………」她的一支脚的脚趾夹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抬起来,看著我。然後脚趾松开,开始轻轻地擦过我的脸,摩擦著我的嘴唇,脚趾上的淡淡的寇丹散发出微香,她的脚的任何部分绝对是完美的,她生来的完美使得她对我的态度是自然的,正常的……也许从她能记事起她就被人夸奖、崇拜、伺候。我真是个幸运者,因为她能够意识到我的存在。而别人也许做梦都得不到这样的恩赐。

  她温暖的脚趾夹挤著我的嘴唇,这使得我浑身一阵悸动,阴茎在绳子的紧束下,有几乎要被勒断了的感觉。

  「你洗乾净你的嘴了么?」她问我。

  「是的,女主人,我洗了十遍。」

  「好的,那么张开嘴。」随著,她的脚趾塞入我的齿间,我闭著眼开始深情地亲著,咬著,舔著,一股极乐的眩晕使我天旋地转,我的阴茎在没有触摸的情况下开始爆发,我在高潮中仿佛时间都停止了,它持续地爆发著,时间如此漫长,好像永不停止。我顿时瘫软在地,祗有一点力气说道:「谢谢女主人。」

  「把这些污秽舔乾净。」她的话把我从眩晕中拉回来。我毫不犹豫地舔著我留在地上的精液,她站起身来去拿起录像机,「回过头,对著镜头笑一个!」我回过头,沾满精液的嘴冲著镜头笑著。我对我的下贱感到惊讶,也许我从此不再有一点点廉耻了,我回到了上帝创造人之初,我感到了一种彻底的超脱,一种轻松感在天上飘飘荡。

  当天早晨,范晓萱带著我到电台排戏。我像一支狗一样爬在她屁股後面。
  开始我的同事很不适应我的所作所为,但不由地也都接受了现实。开始有人对范晓萱开玩笑道:「范小姐,你知道我们这里是不允许狗进来的……」

  范晓萱像往常一样和大家笑著闹著,一起欣赏著她的新玩具。我不再有耻辱,我看著周围的男人,我嘲笑他们,他们没有资格作范小姐的奴隶!他们这些俗人会要面子,他们永远也体会不到我的快乐。

  开始排戏了,我缩在一个小角落里,看著我的女主人的身影。过了一会,她换上了少女的短裙装,平底凉鞋,露出可爱的脚趾。她向我走来,所有的人都看著这边。她站在我前面,并不说话。我知道她在等待,我用最谦卑的话说道:「女主人,您最卑下的奴隶听从您的吩咐……我愿意做您吩咐的任何事情。」
  「嗯」她满意地点头,脚开始在我脸前晃动,我无助地开始亲那些可爱的脚趾头们。对周围爆发起的掌声和嘲笑声置若罔闻。她用脚抬起我的脸,我看著她的眼睛,从来没有这么感到有自信和轻松。她抬起手,手指捏住 子,开始擤 涕,然後用沾满了 涕的手指伸到我嘴唇上,我张开嘴,一点点地舔吸乾净她的手指,她又用手指一点一点地清洁她可爱的 子,然後一点一点地要我舔乾净。我沉醉在她天真的举动中,轻轻地说著:「谢谢女主人!」

  周围都无比惊讶地看著我们,他们没有料到世上竟有这种离经叛道的男女,在大庭广众下干这等事情。

  范晓萱清理完 子,转身离我而去,继续排戏。她拍的太好了,众人都为她的演技叫绝,我想这也许是她从我这个奴隶身上吸取了一部分力量吧。我尤其惊讶于她身上流露出的青春的美感,那是一种纯粹的自然的美,一种自信的美。她柔美的身躯和自信的眼神令所有人陶醉。

  拍片告一段落了。我爬过到她脚下:「女主人,您最卑下的奴隶听从您的吩咐……我愿意做您吩咐的任何事情!」

  她回过头,脸上因排戏而露出潮红,她擦著汗,抬脚踩著我的额头让我脸朝上躺到在地,叉开腿走到我脸上,一手擦汗,一手伸到胯下把小小的白色内裤的一边扒开,就这样她开始在我脸上撒起尿来,我张开嘴接著,闭上眼睛,仿佛这世界祗有我们俩人………周围安静了下来,仿佛大家都在看宗教那庄严的洗礼一样。希望这情这景能够永不结束。

  一天的排戏结束了,我後来又喝了范小萱两次小便。舔过她两次脚。

  晚上,她要参加舞会,我便先回到她的寓所,按照她的吩咐跪在门边的墙角等她回来。直到晚上2点,她的回来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很帅的男人和她一起回来。他们俩一进门就开始亲吻,好像我并不存在似的,我不敢多看,仍然像狗一样跪著低著头。他们就这样不停地亲昵著,还夹杂著低声的笑语。
  然後两个人都倒在地毯上,不一会都脱光了衣服。一会儿我听到她的嘴里发出异样的响声,我看时,不由耳热心跳。原来她的嘴里含著那个男人的阴茎在不停著转著脸,她白嫩光滑的大屁股正好冲著我撅著。也在她的动作下慢慢摆著。
  他们就这样在我身边作爱了整整一个小时,我的耳头里全是范晓萱的呻吟,她的呻吟声音比那男人的大多了。然後男人抱著范晓萱走进卧室,关上门。
  我就这样静静地跪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快天亮了,这时卧室的门开了,范晓萱一丝不挂的走了出来,进了厕所,她对我的漠视令我感到恐惧,我觉得比死了还难受。眼泪从我眼中流了出来。我祗想大声叫:「女主人!你的马桶是我!别不理我!别抛弃我!」

  终于,她出了厕所,向我走来,我抬著沾满泪水的脸看著她。她朦胧的眼睛看著我,脸上充满了无邪的美。轻轻说:「小李,以後给你人的待遇吧。我以後把你当我的同事看待。因为,昨晚我知道你的身世了。你真可怜…………你的老板不会辞退你的,我已经和他讲过了,你现在回家去睡觉吧。」

  我听著她的话,一种悲哀升起,她的善良使我感到自惭形秽,我不配她这样!其实,我不愿意她给我自由,因为我已经不是凡人了,我已经彻底超脱,她怎么能够把我再扔回这充满了罪恶和虚假的人世呢?我就这么跪著,一动不动。
  她仿佛看懂得我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她说,「如果你不站起来走的话,以後你就没机会再做人了。你就会永远是我的奴隶,连狗都不如的奴隶,你不会再有人的乐趣,我指的是你不再吃人吃的饭,永远都不能够结婚,不会工作,而且我不会永远带你在身边,有一天我会结婚,那时我会把你像狗一样卖掉的。」
  我知道她不是危言耸听,可是我又知道我已经找到了我人生的真谛,那就是永远作漂亮女人的奴隶。我决不会放弃我的信仰。所以,我向石头一样,跪在那里,用哽咽的声音说:「女主人,您最卑下的奴隶听从您的吩咐……我愿意做您吩咐的任何事情!」

  「哎……」她娇娇地叹了一声,转过身子,撅起雪白的大屁股……「好吧,你愿意做奴隶,就让你作奴隶。来,我刚才还没擦屁股呢。你刷牙了么?好的,那么来舔我的屁眼儿。」

  她很自然地说出了「屁眼儿」,因为在我面前她不必再保留少女的矜持。我一点点地舔乾净她的菊花瓣,然後,我的舌头伸进里面,她的屁股也配合地随著我的舌头前後蠕动著。

  就这样,她一边手淫,一边让我的舌头清理著她的屁股。她达到了高潮。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