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只怪我遇到恶人
只怪我遇到恶人
 我叫小雯,今年已經34歲了,兩個孩子都已經在唸小學了。本來想說兩個孩子都很難帶了,沒想到發生這種事,讓我真的很頭痛。

事情是這樣的,某天我堂妹打電話給我,說要結婚了,這突來的消息讓我又高興又驚訝,不過堂妹家在南部,碰巧我老公要出差半年,現在已經離開三個月了,所以我就得帶著兩個小孩下南部。

拿到車票的那一天,我才發現日期訂錯了,早了堂妹結婚日子兩天。本來想說算了提早住一下不會怎樣,但後來想想結婚的人應該都超忙的,再去打擾他們不是很不好意思嗎?所以乾脆到南部在自己找旅館住好了。

出發那天
兩個小鬼看到火車高興的又叫又跳的
「你們等下要乖乖的,不要吵到其他人喔~」
「好~~」
「等下我們自己坐~」
也好,就讓他們倆坐一起,自己也可以補眠一下。
火車上沒有很多人,我們的位置是在車廂的最後面,最後一排和倒數第二排,兩小鬼坐倒數第二排,我自然就往最後一排坐去,我的位置是靠窗的,不過有人坐著而且睡著了。是個中年婦女,短頭髮穿著一般的休閒服還有拖鞋。
隔著走道,我左手邊也有人坐,是個老阿婆,穿著一套洋裝、及膝裙。她身上的香水味重到讓我忍不住看她一眼。老阿婆的左邊也有個人,是個中年男人,也在睡覺。

聽著前面兩小鬼興奮的談論火車,我想我也不需要擔心什麼,就隨著火車的擺動昏昏睡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開到了哪裡,我的私處突然傳來一陣酥麻感,我立刻驚醒過來,發現有一隻手伸進我的裙子裡隔著絲襪和內褲正摳弄著我的陰部。是我旁邊那個中年婦女。
「太太…..這位太太….」
我叫她,她沒有反應,她還是睡覺的狀態,不過整個頭已經靠在我胸部上了。
「太太…你醒醒好嗎?喂…」
她依然熟睡著,我只好把身體往後挪,誰知道她的手就像探勘機一樣跟著往前繼續撫摸。
慘了,我開始有感覺了,有一半原因是胸部上的壓力。
「阿萍,你在幹麻?」左手邊的阿婆說話了,她站了過來,把我旁邊中年婦女的手從我裙子裡抽出來。
「小姐,不好意思耶,起來呀阿萍。」
我害羞的點點頭,就起身往廁所去。 還好,沒有濕一片。
處理好後走出廁所,原本那中年婦女的位置上變成了救我的老阿婆。
「小姐不好意思啦,那是我媳婦,她有點癡呆…所以…」
「喔…沒關係…」
我們開始閒話家常,她陪著她兒子和兒子的老婆一起北上看病,大概就是看癡呆的病吧,她兒子就是原本坐她左邊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叫阿廣,好像是設計什麼的,聽起來很有出息。她也知道我是去參加婚禮,也知道我今天還沒有地方住。
「小姐那麼漂亮~可以問幾歲啦?」
「都快35了..」
「看不出來耶,妳真的很漂亮耶~」
「沒有啦~」
「妳們今天要不要住我家啊?我們那邊離你親戚結婚的地方很近。」
「這樣不好意思啦」
「怎麼會,我們家什麼不多房間最多了,我看我們聊的很順,這也是種緣份啦」
我也忘記怎麼被哄的,反正就答應了

下了火車
「媽媽~他們是誰啊?」
「媽媽的朋友啊,今天住他們家好不好?他們家是大大大別墅喔~」
「哇~有游泳池嗎?」
「不知道耶~」
「有啊,當然有囉,讓你們免費住兩天好不好?」老阿婆說
「耶~~」兩個小鬼樂翻了

在開車到他們家的路上,我也有跟阿廣說話,不過他似乎是個木訥的人。不像他老媽,一直在車上說:「這小姐漂亮齁~」

到了他們家,果然是一間獨棟別墅,兩層樓,而且真的有游泳池。感覺就是那種國外的渡假別墅。

進了大門,真的是富麗堂皇,我看到玄關旁邊有個小椅子,自然就坐了下去,準備脫靴子。
「小姐,不用這麼麻煩啦!阿萍,蹲下去幫小姐脫靴子!」老阿婆下令
「唉~不用啦,我自己脫就好啦~」
「不用麻煩」老阿婆笑笑的按住我的手。
隨即看到那中年婦女蹲了下來,輕輕的拉下我靴子的拉鍊,輕輕的把它脫下來。這感覺超怪的,阿萍不是她媳婦嗎??

晚飯後,大家坐在客廳看電視,阿萍在廚房洗碗。我也不好意思問怎麼沒有傭人,都叫媳婦做。休息一陣子後,阿廣站了起來,對我說
「還想早上那樣的話,我在工作房裡。」
然後就走進一間房間裡

「小雯,怎樣?還滿意嗎?」阿婆問
「滿意啊,這也太舒適了吧」
「不是問你房子啦,我是問我兒子」
「蛤……」
老阿婆坐過來緊靠著我
「我是說…還滿意我兒子嗎?」
「滿意什麼….」我糊塗了
「唉呀!小雯,來來來,直接跟我來」阿婆扶我起來
「媽媽~你要去哪裡?」
「你們媽媽要跟阿嬤進去談事情,你們去游泳好不好?阿萍!阿萍!出來一下!」
阿婆對阿萍交代幾樣事後,就讓她帶我兩兒子去游泳
「耶~耶~等下來打水戰」

我被阿婆帶進了阿廣的工作室,裡面都是設計圖,阿廣在桌子上畫著圖。
「阿姨~到底是什麼事啊?滿意什麼?」
「阿廣,小雯來啦~」
阿廣摘下老花眼鏡,起身走過來
「媽~別逼她…」
「逼什麼啊~看到就會要了」
「阿姨~我聽不懂啦…」
「男女間的事嘛~」阿婆突然伸手進我的裙子裡摸了一把
到這時我才明白,原來住豪華房子是有代價的……
「小雯,你也知道,阿萍她就有點癡呆,每次跟我兒子要做那檔事時,就又吼又鬧的…….」
我也忘記阿婆後面說了什麼了,當我回神時,阿廣已經從後面抱住我了。這時,我嘴裡只吐出一句話,不是拒絕,而是「我今天是危險期…..」
「媽…幫我從第一個抽屜裡拿保險套…」
「那麼麻煩喔…」阿婆把套子遞給他
阿廣在我面前戴套子,他的傢伙不長,不過肥肥粗粗的。他戴好後左手環抱我,右手伸到我前面的裙子裡,把絲襪和內褲拉到膝蓋
「啊……..」我都忘了我上次做這動作是多久前了
「小雯你多久沒做了?」阿婆在旁邊問
「媽….你….你出去……」阿廣邊衝刺著邊說
「好啦好啦~會害羞喔?好好享受嘿~」

還好是從後面來,這讓我看不到阿廣的臉,讓我少點罪惡感。
過程中,我們都沒有講話,也是因為尷尬吧,我一直盯著桌面上的紙張,視線一直晃動著…..
我身體彎了起來,趴在桌子上,下半身因為高潮而痙攣了一下。
「啊……」他似乎太久沒遭遇過緊縮,沒幾下後他也顫抖一下就趴在我背上喘氣。

客廳裡
「辦完啦?」阿婆興奮的問
「恩…..」我腦袋亂轟轟的,隨口給她個發聲詞
「媽媽~那游泳池超大的耶~~」
「對啊!我們在裡面打水仗,哈哈我贏了」
「才怪,是我贏~ 明天我們還要玩」
「先去洗澡,明天我們要直接去阿姨家了,只住今天晚上而已….」
「噢……」他們很失望
「噢什麼,去洗澡早點睡了…」

房間裡
兩小鬼都睡了,我還沒洗澡也不想洗,我整個思緒超亂的。突然幾聲敲門聲。
「小雯….」是阿婆,後面還跟著阿萍
「小雯啊…阿婆對不起你啦…但也是為了我兒子嘛…..他老婆這樣…..嗚嗚嗚….」說完她竟然哭了起來,是我應該哭吧…
「阿姨….你別這樣….你也知道我結婚了,兩個小孩都在這裡…」
「對不起….對不起….」
「唉…..」真是連脾氣都發不起來
「阿萍,去給小姐倒杯茶….小雯,再多住幾天嘛,好不容易有那麼多小孩在這家裡…」
我喝了口茶,想整理一下情緒
「阿姨…我不會再做那種事了…所以你也可以不用留我啊」
「我是看你真的很漂亮….完全看不出生過孩子了」漂亮有錯嗎?

阿婆又跟我訴苦,從她小時候說到大,過了差不多半小時,我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怎麼了?你臉色怪怪的…」
「我也不知道」
我開始緊夾著我的大腿,左右腿相互交疊著,假裝很自然的輪腳翹二郎腿。
「沒事吧?」阿婆又緊靠在我身旁,這畫面我好熟悉
「我沒事啦…」
「是不是想男人?」阿婆把我翹著的右腳輕輕的抬起來,讓兩隻腳放在地上,右手伸到我背後放在我肩上,左手伸進我的裙子裡…
「絲襪還沒濕哪…..」
「求你….不要…..」
「噓….你孩子還在睡覺….阿萍…坐…坐那邊」
阿萍坐到我的右手邊,她的碎花裙下有一根凸起來的東西
「阿萍,給小姐看那是什麼…」
阿萍掀起裙子,她沒穿內褲,那裡塞了一根正在震動按摩棒。阿婆把我扶起來,讓我跨坐在阿萍身上。有如魚得水的感覺,我緊抱住阿萍,前後的扭動屁股,不過很快的,我發現這樣扭根本沒用…
「我想要….」
「你要什麼?」阿婆真的很賤
「想被……啊……」
「知道了!知道了!」
沒多久阿廣就被找上來,阿婆把我從阿萍身上扶起來,接著立刻帶阿萍離開房間,出去前還不忘對我說「好好享用啊!」

門一關起來,阿廣就抱住我,脫下我的絲襪和內褲,然後溫柔的把我放在床上。
「對了…家裡已經沒有保險套了….」
「不用….不用….」我瘋了
「小聲點….」我完全忘了我家兩個小鬼跟我們在同一張大床上,當然正在做著美夢的他們也不知道媽媽要被怎麼了。

可能只有30秒多,我就高潮了,而且還是連續高潮。阿廣奮力堅持了幾分鐘後,也步入最快樂的境界。一股濃稠的暖流在他痙攣後兩秒鐘後洩了進來,因為他壓在我身上,所以那傢伙插的很深,洩的也很深。

當晚,我被射了兩次。

隔天,我們拿著行李走到客廳
「不多住幾天?」阿婆問
這喪盡天良的惡婆婆竟然還說這句話,我搖搖頭
「我送妳們到那邊吧….很近的…」阿廣說
也只能這樣,這裡是山上…
我們又坐上了送我們來的那輛廂型車,只是心情大不同。那討厭的阿婆還有阿萍也跟來了。
「媽媽…你不高興喔…」
「沒有啦…媽媽有點累而以….」
開到一半車停了下來,路邊都還是農田,他停在一間小房子前面。阿廣似乎是沉思了一下,然後拉起手煞車,開門,下車。
阿廣拉開了車門
「小雯….下來一下好嗎…」
「下去幹麻?我也要~」
「小孩子不行,乖乖坐好!阿萍!看好他們….」
我被阿婆半推半拉的弄了下車,下車後阿廣就拉住我的手,走進那間小房子。當然惡婆婆也跟進來。
房子裡很空,只有一張桌子,桌上有小香爐,地上都是小稻穀。
我好想哭
阿廣把我抱起來放在桌上,我刻意迴避他的視線。
「小雯,我愛你,嫁給我好不好….」
我看著地板的稻穀搖搖頭
「唉……」他嘆一口氣後,脫下我的靴子
他看我完全無視於他後,便用力的拉下我的絲襪和內褲,讓它掛在我左腳上,接下來他想強吻我,結果被我推開,這時阿婆走過來抓緊我的手,她的力氣很大,我的手失守後,雙唇也跟著交了出去,接著那傢伙又進來了。

「不要離開我….不要走好嗎…..啊…..啊……」他靠在我耳邊一邊抽插一邊說
「我結婚了…我嗚……..」他沒等我講完又強吻了我
這次高潮,大概是最美妙的一次,也是瘋狂的連續高潮,我倆緊緊的抱在一起,我一度以為我從早上被那個到下午,完事後看看手錶也才十分多鐘而已。

「這….可以留給我做紀念嗎?」阿廣從我左腳上拿下我的內褲
我點頭
阿廣笑了笑,因為這大概是他能想念我的唯一東西吧

上了車,我無法隔著裙子坐到椅子上,因為我感覺到那些東西一直從下面往外流,內褲被奪走了,到時候透過絲襪沾到裙子多丟臉….

「媽媽,這黏黏的是什麼?」下車時,我大兒子看著我坐的椅子上問
「那很髒,別碰…」

一個月後,該來的果然沒來,去檢查後,我懷孕了。我該怎麼做呢?我該怎麼對我老公兒子說呢?
雖然我不知道怎麼做,但我還是買了車票,去找阿廣。也許,我真的要當那塊六十歲男人的女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