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第8集(2完) 启战玉京 第6回冰凤骑麟:龙魂侠影
第8集(2完) 启战玉京 第6回冰凤骑麟:龙魂侠影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慕容熙苦笑道:「这里是妓院啊,你一个大姑娘家跑进来干嘛?」

  杜娇啐道:「要你管!」
慕容熙坏坏地笑道:「莫非杜大小姐你也想来这里赚点外快……看在朋友一
场,本三少一定会关顾你的。」
杜娇俏脸顿时涨得通红,小拳头握得紧紧的,恨不得马上杀了他,但想起这
里的人非富即贵,若闹起来自当不讨好,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楚婉冰暗暗啐道:「这个慕容熙,还看不出杜姑娘对他的情意吗,怎么说的
话比小贼还要无耻!」
继续往下观望,竟然看到了儒门教主的入室弟子——孟轲,他一身文士长袍
,虽然朴素,但却显得格外清新和孤傲。
螣姬说道:「孟轲和慕容熙都来了,莫非他们是来参加七天后的五大传人比
斗吗?」
楚婉冰笑道:「孟轲应该是代表儒门出战,慕容熙就难说得很了。」
螣姬轻声道:「少主,刚刚接到消息,天剑谷谷主带着一对儿女进京了。」
话音放落,云香园内立即一片昏暗,那些客人全部屏住了呼吸,眼睛牢牢盯
住宽大的舞台。
倏然一道若烟飘渺的倩影缓缓走上台去,朝众人行了个万福,随即肢体轻舒
,修长柔软的娇躯犹如细流般缓缓而动。
这女子便是九天仙子榜上的越仙,在毫无配乐的情况下翩翩起舞。
她穿着小巧秀气的青花绿绣鞋,踏着舞步时裙裾翻飞、裸露出那一小截雪腻
浑圆的脚踝,玉色光润,又似白中带粉。
修长匀称的身段,仪态万千的举止,勾魂摄魄的翦瞳,含情脉脉的唇角,略
带羞涩的盈盈浅笑,瞧得众人差点连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越仙身披粉红罗衣,浅绿披肩,腰系蓝绿相间的长裙,就那么出乎所有人意
料之外的展现舞姿,不但没有配乐,她连歌也不唱,就那么一个人静悄悄地起舞

看着台中的倩影,众人顿时迷茫了,仿佛看到了三月春雨,那毛毛细细地雨
粉轻散而下,让人脖子痒痒的,凉凉的。
众人眼前再次一晃,细润温柔的三月春潮竟让变作了瓢泼夏雨,雷声轰隆,
雨如黄豆,而越仙则在雨中盎然起舞,一双玉手轻柔摆动,宛如一只美丽的孔雀
,对着暴雨傲然开屏,展现她那优美的羽翎。
倏然,雨水中夹杂着冰雹落下,然而那只孔雀依旧开屏展羽,任由冰水打在
身上,不住地转动优雅的身躯,头上顶羽冠,绿羽为衣,尾羽延长成的巨大尾屏
,上具五色金翠钱纹,开屏时如彩扇,再加上被雨水湿润,显得尤为艳丽。
渐渐的,冰雹停止了,雨水也停止了,孔雀收屏。
一场大雨使得舞台全被浸满,越仙足尖轻踮,柳腰一拧,裙下交错,修长的
玉腿弹出朵朵莲花,柔媚的腿部线条充满弹性,婀娜的身影在台上不住飞转,众
人仿佛听到了叮叮咚咚的神乐仙音,旋律连绵不绝。
水浸到了越仙的双足,她像是怕弄湿衣裳似的,一手拎着裙幅,但另一手却
还要不时轻拍慢点、伴奏合音,宛若水上仙子,凌波而行,又像一个娇憨的少女
,调皮戏水。
「妾身献丑了!」
随着一声清脆如黄莺,又骄傲如孔雀的声音响起,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发现
根本没有下雨,也没有孔雀。
一片肃静之后,便是如雷鸣般的掌声,每个人都将手掌拍得通红,也只有这
样才能表达心中那份惊叹和赞赏之情。
无声胜有声,越仙这独出心裁的舞曲,竟然将孔雀、雨水这两种毫无关联的
事物联系在了一起,本王都不知道。
夏王叹道:「越仙姑娘再此让吾等惊讶,神舞,真乃神舞也!不知此舞可有
名字?」
越仙施礼道:「回夏王爷,此舞名为雨雾孔雀开屏舞,拙劣之处还望诸位多
多包涵。」
夏王挺着大肚子笑道:「姑娘过谦了,看你这一舞,本王以后只要一看到下
雨便会想起姑娘今日的舞姿。」
躲在暗格之中的楚婉冰不禁叹道:「世上竟还有如此舞姿,真是见所未见,
若有机会倒想向她请教几分。」
螣姬笑道:「少主,莫非是想为驸马演舞?」
楚婉冰被说中了心思,俏脸不禁一红。
螣姬道:「少主,越仙此舞虽是不俗,但却也只有娘娘的五分之功罢了,你
向她请教,倒不如直接问娘娘。」
楚婉冰奇道:「娘亲还会演舞?」
螣姬点头道:「娘娘不但精于音律,还擅长舞步,当年娘娘还是小姑娘的时
候,她的舞姿便是全族最美的,好多族人看了娘娘的舞蹈后,从此就不想再看其
他舞蹈了。」
楚婉冰甚是意外,说道:「怎么娘亲从来没跟我提过呢。」
螣姬笑道:「本来我要拉明雪一起过来的,但她坚决不肯,因为她当年也曾
今多次见过娘娘的舞姿,所以她也不想再看其他的舞蹈了。」
楚婉冰叹道:「娘亲真是多才多艺,我也不奢望有娘亲那般舞姿,只求能有
越仙的七分之功。」
螣姬笑道:「少主你也太妄自菲薄了,越仙只能称得上开屏孔雀,你可是展
羽彩凤,只要你想学,保管比她好上数倍。」
外边众人看着越仙下台都是恋恋不舍,不知道她下次献舞又是什么时候,虽
有人人都想再看一次,但他们都知道越仙的性子,每次只跳一曲,谁也强迫不了
,而且也没有人愿意强迫,因为那样无异于焚琴煮鹤,唐突佳人。
诸多豪华的马车缓缓驰出云香园,他们很多人都是只为来看越仙一只舞而已
,既然舞终曲散,他们也没兴趣再待下去了,都纷纷离去,但也有人留下来继续
享乐。
云香园的深处,一道暗门轻轻推开,婀娜身姿进入暗格密室之内,越仙望着
密室内的那一袭白色身影,款款行礼道:「涟漪拜见少主。」
楚婉冰笑道:「姐姐不必客气,你我本是姐妹,以后直呼我本名即可。」
越仙,也就是涟漪,当年在洛清妍身边的那个少女,如今长得越发清丽媚人
,昔日洛清妍由于太过思念女儿,所以收了涟漪做义女,对她是多番栽培,琴棋
书画,诗词歌赋是悉数传授,所教给她的东西比楚婉冰还要多,还将她委派到帝
都来刺探情报。
涟漪微微一愣,在她心中一直以为这个少主与妖后一样,都是充满着无上威
严的,谁知道在这个小妹子眼中却看到一股亲切和悦,叫人心生好感,忽然感觉
到一只温滑的小手拉住了自己,那感觉有如暖玉冷翡,柔腻结润,十分舒服。
「姐姐,不必客套。」
楚婉冰将她拉到身边坐下,问道,「这些年来,姐姐在这烟花之地受苦了。

涟漪笑道:「此地乃我族飞翎前辈在二十年所建造的,这老板也是我们的族
人,有他们照拂,涟漪也没有受什么委屈。」
两人又聊了几句,涟漪在楚婉冰耳边说了几句话后,楚婉冰脸色忽然一变,
点头道:「多谢姐姐相告,小妹这便去一探究竟。」
涟漪忽然说道:「少主……」
话还没说完,忽见楚婉冰含嗔地望着她,眼中带着几分天真,于是改口道:
「婉冰妹子,听说你已经成婚了,为何今日没见到妹夫?」
楚婉冰笑道:「他今晚要在宫里当差,不能亲眼目睹姐姐舞姿。」
涟漪掩嘴笑道:「是妹妹不舍得让姐姐看到你夫君吧。」
楚婉冰俏脸微红,啐道:「那小贼坏得很,看到漂亮女人都会起坏心思,而
且还不分场合,连我也管不住他。姐姐还是不要见他吧,免得到时候他对你无礼
。」
「阿嚏!」
龙辉猛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继续朝家里走去。
皇帝方才对他是恩宠有加,竟然让他提前收工,龙辉心知这便是皇帝已经开
始拉拢自己了,过一段时间后可能就是找个机会打自己一棒,这便是所谓的一个
棒子一把枣,恩威并施,软硬兼顾,还有可能将自己推到与崔家作对的风口上,
让他彻底与崔家决裂,从此心无旁骛地为他皇权效力。
「你太低估我与蝶姐姐之间的信任和默契了!」
龙辉暗自冷笑道,「任你如何挑拨和施恩,我对蝶姐姐的心意永远不变,她
对我的信任也是永世不改。」
龙府坐落在玉京的文武胡同,这个地方居住的人都是文臣武将,其住宅丝毫
不在贵亲胡同之下。
虽然已经住了许久,但是龙辉每次踏入府门,都不免感慨这府邸的恢弘大气
,精雕细琢。
「皇帝老儿对我也真是不错。」
龙辉暗自叹道,「在他看来像我这种没有家族势力的草根更好控制,能够成
为一把听话的刀子,替他征杀四方。」
走过前院,便是正厅,但却看到灯火通明,龙辉不禁愣了愣,这么晚了怎么
还有客人。
忽然看到千环小丫头捧着两杯热茶准备走进大厅,于是将她拉住询问:「莫
非有客人来了?」
千环眨了眨清亮的眼睛,酸溜溜地道:「是个姑娘刚进门没多久,小姐正在
招呼她。」
姑娘?龙辉顿时懵了,在玉京他可不认识什么姑娘,林碧柔和玉无痕也不会
明目张胆地来找他,每次两人都是乔装打扮进来的,而且现在她们两个都化身成
丫鬟躲在府里,莫非是冰儿,想想又不可能,如今非常时期,她更不可能冒着身
份暴露的危险来找自己。
莫非是白翎羽,想到这她,龙辉脸上不由泛起几分柔情。
千环哼道:「姑爷,你是不是又在外边惹了什么风流债,养了个小的,现在
人家知道你要成婚了,所以找上门来。」
语气甚是为她小姐抱不平。
风流债?如果说这也算犯法的话,自己恐怕已经杀了几回脑袋了,龙辉叹了
口气,赶紧将她打发走。
跟在千环身后,龙辉悄悄地在门外望了一眼,只见秦素雅坐在主位上,俏脸
含笑地说道:「真对不起,龙辉他今晚到宫里当值了,可能明早才回来。」
表情端庄优雅,言语落落大方,既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又有贵妇人的韵味,
十足的龙府女主人派头。
坐在客座的也是一名女子,其体态婀娜多姿,一身青衣,秀发如云,虽未见
正面,但却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灵秀动人的气质。
龙辉只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眼熟,但又说不出来是谁。
「秦姐姐,既然龙大哥不在,那小妹便不做叨扰了,告辞。」
语气婉约和悦,叫他做龙大哥的人还有谁,便只有魏雪芯一人罢了。
秦素雅说道:「上回若非妹妹出手相助,姐姐恐怕已经惨遭淫贼毒手了,妹
妹既然来了便让姐姐一尽地主之谊,聊表谢意。」
魏雪芯摇头道:「姐姐好意,小妹心领了,但我实在有急事,我还是先回去
。」
「我回来了!」
龙辉踏入前厅,朗声说道。
秦素雅有些惊诧地道:「龙郎,你今晚不是要在宫里当值吗?」
龙辉耸耸肩膀道:「皇上特地许我早些回来。」
龙辉忽然感觉到脸上有股热辣的感觉,像似被剑刺一般,定神一看只见魏雪
芯呆呆地望着自己,秋翦如水,更多的是一份柔情和幽怨,两瓣丰美的朱唇轻轻
抿着,似有千言万语。
以前也唯有楚婉冰的目光有这般威力,想不到如今魏雪芯的双瞳也是如此厉
害,只是撇了一眼,就让自己的皮肤火辣生痛。
秦素雅含笑道:「龙郎,魏姑娘有事找你帮忙,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们慢慢
聊吧。」
说吧朝魏雪芯点了点头,款款离去,丝毫没有半分敌意和防备,更显大方秀
气。
「龙大哥……你准备跟秦姐姐成婚了吗?」
魏雪芯眼中似有泪珠翻动,贝齿咬住唇珠轻声问道。
龙辉点了点头,无言以对。
魏雪芯痴痴地望着他道:「那……两个月后,你会来天剑谷吗?」
目眶中已经蓄满了泪水,似乎只要她眼珠子轻轻一动便会滚落下来。
龙辉点了点头道:「吾爱之人吾护之,爱吾之人吾不负。」
魏雪芯脸上绽放清秀笑容,宛如百花盛开,万蕾吐芯,便是这一屋子的烛火
也被她的光彩比下了。
龙辉看得心动,不由俯下身躯,在她光洁细白的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魏雪
芯嗖的一下俏脸涨的通红,垂下臻首,双手不住地捏着衣角。
这丫头害羞起来似乎比玉无痕还要美上三分,龙辉蹲在她跟前,将头凑到她
低垂的小脑袋下,只见魏雪芯玉颊涂上了一层粉红的胭脂,艳若丹霞,一双美目
盈盈滴水,精巧的琼鼻上泌出细细的汗珠。
龙辉握住她交叠在膝盖上,那双不安的小手,端的是清凉细润,宛如一汪春
水。
「雪芯,这些日子你可好?」
龙辉闻着她身上那清雅的处子幽香道。
魏雪芯嗯了一声,只觉得心甜如蜜,娇躯像被火烤一般,在这初夏夜晚显得
更加燥热,几乎想与龙辉耳鬓相磨,细细倾诉,但想起此行的目的,立即将心中
的情意压下。
「龙大哥……我娘亲受伤了!」
魏雪芯低声说道,眼中透着几分慌乱。

美国十次啦导航 美国十次啦 导航 美国十次啦网址导航 日韩av i快播排行 日韩av i剧情下载 日韩avi电影